书名 作者 ISBN 丛书名 全文

新书试读 |《无尽之剑》

神王的死对于德姆之喉镇的居民日常生活并没有太大影响。事实上,大多数人甚至不知道他们的神王已经被杀了。

知道的人倒是已经开始趁火打劫。

“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威利斯站在一个临时搭建的讲台上,身旁站着锐——一种略具人形的壮硕生物。戴锐有很多种,这种有着深紫色的皮肤,以及跟树干一样粗壮的手臂。

“你们一直以来都纳税给我,我也一直将你们的税金上缴给神王。”威利斯对聚集起来的人群说道,“现在我会直接收取你们的税金,成为你们的领主。对你们来说,有一个当地的领袖是件好事。”

 “神王呢?”紧张的众人之一大声问道。好几个世纪以来,德姆之喉镇的状况从未改变,为了达到征税标准,镇民没日没夜地工作,同时把所拥有的一切几乎全交给税收官。

 “神王并未反对这个安排。”威利斯说。

群众里有些人不满地嘟囔,但是他们还能怎么办?

威利斯拥有戴锐跟士兵,据说他还有神王亲赐的祝福。

一名陌生人走到群众边缘。空气很潮湿,闻起来有种矿石的味道,德姆之喉镇建造在一个巨大的山洞里,小镇前方几十米处有个如同咧嘴笑的大豁口,山洞顶上挂满数千枚石笋,许多石笋粗到连三人合力也无法环抱的地步。

可是,大多巨大的石柱如今只剩下被砍剩的底座,洞穴顶上垂挂着上百条粗长的铁链,一端拴死在岩石上,镇上的男人每天都要顺着铁链爬上去,为神王挖掘珍贵金属。镇里的建筑物每个月都会变换不同位置,避开有人工作的铁链之处。即便如此,无论男女老幼,多数人还是都习惯戴上头盔,以避免头部受到偶尔掉落的碎石攻击。


“为什么是现在?我们以前都能自己挑选领袖,为什么现在我们必须要有个领主?”一名勇敢的男人大声问道。

“神王不需要向你们解释原因!”威利斯大吼。他没有戴头盔,而是戴着公民帽,穿着一套紫绿相间的丝绒华服。

镇民安静下来。违抗神王的旨意只有一死了之,大多数人甚至不敢多问。

陌生人绕着聚集的众人向外围走去,穿过用粗铁环组成的垂链。有些人偷偷瞧他,想要一窥隐藏在兜帽下的脸孔。大多数人没理会他,认为他只是威利斯同伙。他们把路让开,让他直直走向众人的中心,威利斯还站在那里继续解释他的新统治规则。

陌生人没有推挤,人群没有密集到需要他这么做。他经过其中一条粗铁链,停下脚步,伸手抚摸它。那条铁链中缠着蓝色的缎带,是上星期举行庆典时留下来的。如今已经枯萎的花瓣仍然卡在一些缝隙跟角落里,有些建筑物甚至重新粉刷过,这一切都是为了每二十年才举行一次的献祭宴。

“所以,当然,我的权威不容置疑。”威利斯说道,并指向群众最前面提问的人。“你同意吧?”

“是……是的,大人。”男人缩肩回答。

“很好。来人,打他一顿之后,各就各位开始新一天的工作吧。”

“可是,大人!我……”那人又回话。

“还想狡辩。”威利斯利落地一挥手,“你要付出代价,才会清楚记住你属于谁。”

戴锐开始朝镇民走去,那些非人的怪物有不同的皮肤、形状、颜色,有些有爪子,有些有燃烧的双眼。它们在人群中推挤,把年轻女孩从家人身边拉走,包括刚才开口说话的男人的女儿。

“不要!”男人想把戴锐推开,“拜托你们,不要啊!”一个跟狼一样颀长壮硕的戴锐上前,它的皮肤上有坚硬的突起,脸部看起来像是受了烫伤般,它发出了嘶鸣,然后举起剑,朝那个人挥下。当的一声响彻洞穴。

陌生人站在那里,手伸得长长的,举剑挡下了戴锐的攻击。镇民、戴锐、威利斯仿佛都是第一次注意到陌生人的存在。周围的人群立刻以他为中心,退成一个圈。

这时,他们看到了那把剑。

那把剑。两侧修长光滑,中间很明显有三个孔……那是这块大地上每个小孩都必须学着认识的标志。力量、权威、统治的标志。神王的武器。

那只戴锐惊讶得呆站在那里,等着陌生人一挥武器,刺穿了它的喉咙。陌生人眨眼间又抽出剑,向前猛扑,披风在他身后扬起,他抓住其中一条铁链,熟练地荡起,荡向两只正将一名年轻女子拖向讲台的戴锐。那两只戴锐毫无反抗能力地倒下。它们不是神王的守卫,只是普通的打手。陌生人放任它们被自己涌出的鲜血呛死。

威利斯开始大喊,想招来他的士兵,骂声震天,词出不穷,不断指着陌生人叫嚷。然后,他突然安静下来,连忙往后退,眼见陌生人已抓起一条铁链,往前一冲一荡,重重落在板车上。紫色皮肤的戴锐拿着钝头的狼牙棒朝陌生人挥去,

但是神王的武器——著名的无尽之剑——在空中迅速一闪而过。

戴锐迷惘地看着被削断的狼牙棒,棒头闷声落在板车上。片刻后,戴锐的尸体随之倒下。威利斯想要从板车上逃走,但是车身一震便让他跪倒在地。他站起来时,发现剑尖已经抵在他的脖子上。

“叫他们退后。”陌生人轻柔地说。

“戴锐们!释放所有人,往后退!往后退!”威利斯大喊。陌生人的兜帽掉了下来,露出一顶遮住整张脸的银色头盔。他等怪物们退到缩成一团的镇民外围,然后举起上面沾着死去怪物鲜血的利剑,指向通往城镇之外的大开口。“出

去。永远不要回来。”

威利斯慌忙地照办,从板车往下跳的时候整个人重重摔在地上,但立马挣扎起身、冲出洞穴,戴锐们包围着他一起逃走了。

洞穴陷入沉默。陌生人抬起手,拿下了头盔,露出被汗水浸湿的金褐色头发,与一张年轻的脸庞。

赛瑞斯。祭礼。被送去等死的男人。

“我回来了。”他告诉所有人。



日期:2019-7-25 | 发布者:编辑审核

用户登录

金沙手机app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