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名 作者 ISBN 丛书名 全文

长篇文化散文《巫盐天下》出版座谈(研讨)会综述

为加强对重庆本土重点作品的评论工作,增强评论工作的时效性、针对性和引导力,推动协会“四力”实践工作,贯彻落实市委宣传部领导关于“突出围绕全市重点文艺作品开展评论这一重点,推动当代文艺繁荣发展,提高全民文化素养”的批示精神,6月25日,重庆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中共巫溪县委宣传部共同主办,市文艺家活动中心协办了《巫盐天下》出版座谈研讨会。

《巫盐天下》是重庆市第五期中青年文艺骨干(巴渝新秀)研修班学员、巫溪县作家唐文龙新近出版的一部地方文化专著,是2018年度市委宣传部、市作协重点文艺创作资助项目。来自我市评论界、文学界、出版界、学术界以及非物保护、盐业考古、民间文艺等方面的近三十位专家学者围绕作品的思想性、艺术性及对地方经济社会可能带来的影响和作用等方面进行了认真研讨。

研讨会情况基本综述如下。

重庆市散文学会名誉会长邢秀玲的发言

读了《巫盐天下》,我感到很厚重,也很欣慰,厚重是指它的内容很好;欣慰是他的文字,无论从文化含量,还是从信息含量都很高;特别是感情含量很浓,是大山之子献出的一份厚礼。书的文化价值很大,用四点来概括。

第一,题材好。体现在巫文化的神秘性,巫文化在中国乃至世界范围内都是源远流长,全国用“巫”字来命名地名的大概就只有重庆了。远古的百姓生活安宁就是靠着盐泉,这种传奇生动的故事使得这样的题材是独一无二的,是文龙选择了巫盐的题材,也是巫盐选择了文龙,正好是一个契合,形成了《巫盐天下》。

第二,构思好。有了一个好的题材,还要有一个巧妙的构思,否则素材就浪费了。一个是白鹿引泉的故事有了《巫盐天下》,《白鹿原》也用一只白鹿来贯穿全书,两书有异曲同工之处。

第三,语言好。清新的文字、诗意的语言,散文很长,但读起来不累,反而有一种愉快感,语言的特色是简洁明快、有节奏,这也是文龙的一大优势,有学画的艺术感觉,加上读了很多书,长期在积淀,所以读起来不累。以前读过一篇他的《神女守峡江》,我很少点评,但抑制不住自己的激情写了几句评语,其中有一句“这是迄今为止我读到的最好的写巫山神女的散文,没有之一。”一位80后的作家,有这么深厚的语言功底不简单。

第四,包装好。书籍的设计、装帧,出版社是花了功夫的,很好。

市文联原党组成员、副主席,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杨矿的发言

对巫溪一直比较关注,比较重要的原因是与“巫”接触较多。“巫”相对来说比较抽象,“盐”则是一个比较具像的东西,个人一直认为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对资源的利用史,早期的盐就像现在的石油,原来我们的大三峡地区就有点像现在的中东,宁厂就是现在的迪拜,所以在这个角度下研究巫盐,很有价值。这里也是中华文化的源头之一,它的价值和对人类的作用,对人类的进步发展,其作用源远流长。我们人类一直,包括现在每天都还在接触“盐”,到上个世纪,“盐”一直是影响世界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然而这些年“盐”被忽视了,所以很有必要回望历史,盐是一个非常平凡的故事,但也是一个伟大的故事。

所以这样一个研讨会很有意义,我呼吁有更多的作家、艺术家、专家、学者来关注巫盐,这种关注对于巫溪的发展很有好处。

重庆文学院院长、重庆市作家协会副主席邓毅的发言

唐文龙找盐这个载体很好,在经济社会里盐也是一个核心的东西。他写这个东西的时候得心应手,从巫溪写到更广阔的区域,在各个朝代都有它的话语体系,《巫盐天下》确实充满了生机。

第一,《巫盐天下》的作品具有思想性与文本价值。如果先前看了有关巫溪古镇为题材的小说文本,描写的是故事中的人和事,那么80后作家唐文龙撰写的长篇文化散文《巫盐天下》则是以古镇宁厂为历史背景,描述折射巫盐盛衰的社会形态,历史深邃。围绕三峡地区盐业发展,对与其相关的盐与人类起源的文明、与商业贸易、与朝代更替、与军事斗争、与文化融合、与道路交通、与美食美景、与江湖纷争进行了一次深入的探究与追忆。在上下五千年、纵横几万里的广袤时空下描写盐业发展的辉煌。

第二,《巫盐天下》作品精神性、哲学性的艺术表达。从盐的物质性到盐的精神性,再到盐的哲学性,于是盐不仅仅是食物,盐还是精神,还是哲学。盐的精神价值和哲学价值是需要用另一种形式来展示和诠释的,那就是“巫”。“巫”的哲学性体现在它的无处不在,也体现在它的形无定形。如《巫盐天下》里所写:“崇尚万物有灵”的巫文化,正因为是人类的起源文化,所以它神秘,具有生命力,同样也脆弱,在中华文明传承的过程中,巫文化无处不在,但又被逐步剥离出主流社会。从文化的产生、发展到演变,《巫盐天下》把巫文化从世俗眼中荒诞的神秘、玄乎的怪异封建迷信还原到它的本来面貌。这样的还原过程是思辨的,也是理性的。理性的考证思辨之外,还有大山大水豪迈激情,有盐业寥寥的缠绵哀怨,有盐道苍茫的凄凉,也有盐姻的爱恨离合,于是用巧妙的人物形象带领叙事、推动叙事、展开叙事,让文字有了转承起伏,有了情感波澜,有了万千色彩,画面感、故事性、音乐节奏、情绪脉络这些特质让一本学术著作沾染上了文学的基因。文学的审美性在散文笔触中,自然之美、虚静之美,道家美学的精髓在描写巫盐文化的著作中娓娓而来。以盐为媒介,以丫头、小伙的遇见和错过为脉络,在史学碎片、考古查证研究之外,一股气韵贯穿全书,于是文字之中有了音乐中的“此时无声胜有声”,绘画中的“虚实相生”,书法中的“计白当黑”,用有限的笔墨为读者创造了一个无限想象的恢宏画面,为读者唤醒了广阔的空间。实实虚虚、虚虚实实,厚重留白、留白厚重,这是《巫盐天下》的文学性。

第三,《巫盐天下》作品创新性与成熟性的叙事填补历史的留白。《巫盐天下》的创作在填补历史的留白,无论是文本创作本身,还是研究所涉及的学术领域,《巫盐天下》都是具有开创性的,填补的都是历史的空白。《巫盐天下》把盐这种我们生活中的必须品,但在最近几十年来却一直被忽略的物质产品,还原到了它的历史本来面貌,以它为媒介,把在生产、运输过程中产生的与之相关联的各种文化现象进行梳理解读,从现实生活延伸到民族精神,从历史深处拓展到文明进程。

第四,《巫盐天下》的作品描写现实社会和表达民间的立场,增强了作品的现实性和民间性。表达民族精神和再现历史的内涵,增强了作品的民族性和历史性,凸显地域决策和提升语言韵味,包括方言呓语、言语、歌谣、民间语言的运用,增强了作品的地域性和生动性。

青年作家唐文龙创作的《巫盐天下》,把巫盐文化表现得形神具佳,在新时代展现了重庆本土新生代作家艰难的心路历程、时代风貌与精神追求,可谓近年来鲜见的文化散文著作,可歌可佳。

重庆市文化遗产研究院研究员白九江的发言

这几年在巫溪盐业文化遗址保护中作了一些工作,推动了一些文物的保护修缮。所以从盐文化的角度作一点介绍。

第一,巫与盐:地方性的诞生。盐构建了巫溪的地方性。唐文龙从文学的角度展现了灵山十巫的密码,揭露了“不绩不经”“不稼不穑”和“鸾鸟自歌,凤鸟自舞”的深层逻辑。那些古老的文字不仅仅表达了早期巫文化的能指,其背后的所指则展现了早期盐的开发及带来的财富。

巫盐词组的反面,就是“盐巫”,巫是早期世界的普遍性现象,但因为盐造就了这些巫,所以使“灵山十巫”特别不同于其他地区的巫。在万邦林立的邦国时代,盐卤的开创性开采、突破性煎制,必然立足于对本地资源的识别、对盐特征的掌握、对生产技术的创造,这些都是基于既有的地方知识,又对地方知识作出的新贡献。唐文龙构建出了“巫盐”“巫盐文化”“巫盐古道”的地方话语体系,这块从我们搞盐文化研究的来说,现在有“巴盐”“川盐”的提法,从“巫盐”的构建来说我认为是可行的。

第二,网络与盐:地方性的弱化。作家以巫盐为中枢,以盐泉、盐道等以盐业物质遗存、盐业江湖为切入点,全景式地呈现了巫巴山的社会景观。在这个景观中,有秦、楚、巴群雄的逐鹿,有盐与山货的交易,有酸甜苦辣咸的五味杂陈,有背夫的人生交织……这就像一张由“盐”编制起来的社会往来,各个结点由人、物、事交汇形成,有物质、民俗、历史、文化多层结构。这个网络“天下”初步成形,从大巫山地区进一步拓展到周边多个省市,巫盐更加广域化。这条道当然是一条经济、文化和人文的重要廊道,但还不必急于建构为文明大通道,大体应是区域文明下的次级网络文化,在这个网络下,是由盐带动的较为底层的文化互动和社会互动。

第三,记忆与盐:地方性的消失。“随着现代工业的发达,交通运输条件和物资流通路线发生了变化……失去了原有的物理存在价值。”盐泉依然在流淌,但时空毫不留情,古典式生产和运销败给了现代性,于是旧的社会网络解体了,历史演化为记忆。地方性的消失意味着全球化的增强,“天下”从走出去变成跑进来。巫盐地区的生产、生活等社会景观与全国其他地区日益千篇一律,从而成为新的更大网络的一部分。他们不再是盐文化的参与者和创造者,而是变成了使用者、参观者、凭吊者、研究者,盐文化成为记忆留存或者可视的物的存在。这一过程中,“巫盐文化”产生了两个向度变化:一是成为一种被审美的客体。对于废墟的审美,无疑是对生命转化的理想型思考,但也无疑体现了作者于生命的他者视角,意味着被审美者自我乐观消解。二是成为一种“遗产化”的物存在。宁厂成为了官方公布的“中国历史文化名镇”,宁厂盐业遗址、大宁河古道等成为了市、县文物保护单位,巫溪传统手工制盐技艺、巫咸孝文、大宁河巫舞等被列为各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一场遗产运动正在覆盖巫盐遗存。遗产化意味着遗产对象的历史终结,虽然物和事相依然“在此”,但已经与“物是”不相干了。

唐文龙对巫盐文化遗存有着自己的思考,一方面,“巫盐古道凝聚着古代中国腹心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水利、科学、教育等多个领域的庞大信息,它的厚重与伟大,完全具备世界文化遗产的基本要素”,为此,他讨论“保护、包装、开发、利用”;另一方面,作为审美对象的宁厂,“断瓦残垣的废墟成为伤感的圣地”,唐文龙为此展现出矛盾、犹豫,“关于宁厂,留存与修缮,都值得细细斟酌。”这些犹豫,是介于过去与现在之间的犹豫,是介于地方与“天下”之间的犹豫,是“我”和“他”之间的犹豫。

重庆市巴渝文化研究院院长、市散会学会副会长常克的发言

一直非常期待《巫盐天下》这本著作有一个研讨会,而且2019年对于我们散文界或者是学术界来说,个人认为一个非常重要的事就是《巫盐天下》的出版。这部著作截止目前为止我认为它不仅仅属于巫溪,它属于重庆,或者说属于更大一个领域的一部新的作品。

首先来自它的品相,是这部书的外在给人的昭示和创新。品相不仅仅是一个出版的格调,或者说是外在给人的好感,实际上还反映了出版部门或者说作者对这部书的文化深厚的一个直观表达。设计非常简洁,甚至好像说没有设计,但是在封面和颜色搭配上,以及文字、构图、图像表达来讲,与内容一脉相承,反映了出版社的编辑及作者反复的打磨。它的品相之美让我们感觉到这本书有一件高贵的衣裳,我个人对重庆出版社的编辑们非常敬佩,谢谢你们给了我们一本有品相的书。

第二,文本。这个文本是重庆出版界,以我简陋的眼光来看待的话,好像是不太多的一部作品。为什么?如果我们只是写一部散文集,这是一种格调,也是一种跋涉,但如果说把一部散文当作一部学术作品来写,或者反过来说把一部学术作品当做散文来写,这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因为必须要有非常深厚的学术背景,我们叫“学养”。这部书的文本气象让人眼前一亮,让人感觉非常清新、非常震撼。这部文本集散文和学术于一体呈现在大家面前的时候,我觉得它为重庆散文界真是开了一个新气象,至少最近几年是没有的,也许未来会有,但2019他绝对是一道光芒。

第三,我觉得这是最重要的,也许可能有争议,我认为唐文龙先生在这本书里最好的贡献或者说非常有价值的贡献,就是“巫盐古道是横更在中国版图腹心地带,连接长江文明和黄河文明一条重要的文明大通道”。当然这个观点可以探讨,但我觉得一部作品最重要是需要发现,除了激情以外还需要发现。这本书最大的文化价值在于发现,不管是散文作品或者是文学作品,或者是一首诗歌,除了情怀以外,有自己的发现就是非常高明的,而《巫盐天下》里面有很多观点,有很多的考辩、证伪,以及记录的一些史料。作者通过自己的眼睛,透过他自己几十年来生长的巫溪,对那些神秘的文化遗存的符号,从小有过的仰望和考证,最后得出的结论,不管这些结论是不是完全成熟,毕竟是经过非常严谨的治学精神,在这种精神之下的一种结论,那么就为这本著作注入了一股强大的文化底蕴,这就是大学教授经常谈到的一句话:实学精神。尽管唐文龙不是大学的教授或者学院的研究者,但是他在这本著作的背后所付出的专业精神和实学鼓励,同样达到了一种高度。

重庆市作协副主席、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党委书记、馆长、研究馆员王川平的发言

要祝贺,重庆散文界出现了这样一本“奇书”,这样一本好的散文,主观性很强,强烈的主观性、强烈的抒情性和强烈的个人记忆,为我们贡献了这样一本好书,重庆的好书。

目前位置这本书还停留在虚构的文字上,在这里发生了一个无穷的魅力,我们在虚构的文化里还可以出很多好的作品,我们就努力往着虚构文字里面去发挥我们的想象,让这样一个大山里面产生美妙的文学作品,产生文学作品的不同表达形式。

重庆市作协原党组书记、副主席王明凯的发言

《巫盐天下》是一部货真价实的文化散文,一问世便赞声如云,在文学界、文化界、史学界引起强烈的反响。作者用散文甚至诗歌一般的语言,浓墨重彩地描绘了巫盐产生、发展、兴盛和衰败的历史,揭示出巫盐文化神秘的面纱和深厚的内涵,以及一系列鲜为人知的故事。作品所呈现出来的宏阔的视野、广博的学识、深沉的思考和精湛的技艺,给我们带来摄魂夺魄的心灵冲击和赏心悦目的艺术享受。

通读这部史诗般的著作,一次次让人心潮起伏,热血澎湃,收获了近些年来阅读其它文学作品从未有过的喜悦和快乐。

至少有三个方面独具特色的文化价值。

一、独特的文学价值。《巫盐天下》呈现给大家的首先是它独特的文学价值。这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散文的仪式性。有人物,有场景,有情节,有细节,让散文这种文学样式仪式性地成为学术理论的载体,同时又不失其自身固有的的美学特质。这是作者一次成功的探索和精心的创造。二是语言的综合性。描写性语言 叙述性语言 论述性语言的综合运用=《巫盐天下》的语言特色。三种语言相互融合,美美与共,这是作者的高明之处,体现出深厚的文化学养和文字功力。

二、深厚的学术价值。某种意义上说,《巫盐天下》既是一部文化散文,也是一部散文化的学术著作。集中表现在“三个首创性”上:一是首创性地提出了“大巫山地区的巫盐文化”的概念。作者把“盐”和“巫”逻辑性地嫁接起来,论证了盐文化和巫文化在推动人类历史的进程中相互依存、相互作用的辩证关系。二是首创性地提出了“巫盐古道是连接长江文明和黄河文明大通道”的观点。从大巫山地区生长出来的巫盐文化,不但直接影响了古庸文化、巴文化的发展;由巫盐衍生出的以宁厂盐镇为起点,东到江汉平原、北到汉中盆地、西到成都平原、南到云贵高原的巫盐古道,还促进了巴文化、楚文化、秦文化、庸文化、蜀文化的交汇融合,形成了一条影响深远的文化沉积带;而以宝源山为圆心的巫盐古道,恰是中国版图的腹心地带,是连接长江文明和黄河文明一条重要枢纽和文明大通道。三是首创性地提出了“巫盐古道是中国神巫文化核心轴”的命题。诸如天皇伏羲、地皇女娲、人皇神农等神话传说等等,都与大巫山、大盐道、大盐业紧紧相连,加上武当的道、丰都的鬼、以及缥缈梦幻般的巫山神女,几乎构成了中国神巫文化的大部分内容,于是作者认定:“巫盐古道是中国神巫文化的核心铀”。

“三个首创性”,是《巫盐天下》的核心价值所在,是作者在盐道文化研究上呕心沥血而作出的重大贡献。

三、珍贵的史料价值。《巫盐天下》的成书,是作者“读书破万卷” “达人之未达”的结果。作者花数年时间,不仅跑遍了巫溪的山山水水,还涉足了以宝源山为圆心的大巫山地区的许多地方,查阅了大量的史学书籍和地方文献,整理、甑别、荟萃了数百万余字读书笔记和文史资料 ,是一次前所未有的盐镇文化普查和素材汇集。《巫盐天下》将吸引更多的人来研究巫文化、盐文化和巫盐文化,它对于巫和盐相互关系的再研究,对于盐镇和盐道成长和消亡历史的再研究,对于大巫山地区巫盐文化内涵和外延的再研究,对于巫盐文化与古庸文化、古巴文化相关系的再研究,对于盐道文化与巫文化、巴文化、楚文化、秦文化、蜀文化相互关系的再研究,对于巫溪和巫山共享巫文化发源地称号的再研究,对于巫文化精华与糟粕相互关系的再研究,对于巫盐古道是连接长江文明和黄河文明大通道的研究和再研究,对于巫盐古道是中国神巫文化核心轴的研究和再研究,甚至对于与巫盐文化有关的一个又一个未解之谜的研究和再研究……都具有十分珍贵的史料借鉴价值。

《重庆晚报》副刊部主任,市散文学会副会长胡万俊的发言

现在很多区县都在搞文化产品项目,各种形式、各种文化形态,书也是一种。文龙不仅仅是一个业余爱好写作,这也与他的工作密切相关,我觉得也是宣传性的,呼吁巫溪对他进行更多的支持帮助,再版的时候希望能够提供一些更大的支持,以书作为一种新的结构来推荐巫溪。

重庆三峡学院传媒学院院长、重庆市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申载春的发言

这是一部厚厚的散文,在我拿到读完以后,有我的思维定式,我读这本书是作为散文看,不是把它当做巫文化专著,也不是当做盐文化专著。但通过读散文我又确确实实了解了巫文化和盐文化,知道了巫文化和盐文化是巫溪,乃至三峡地区,是很重要的一种文化现象。我感觉三峡地区的巫文化、盐文化应该通过这本书进一步发扬光大,所以我想对这本书的评价是:一部可多媒介传播的文化巨制。目前我们书出来了,现在多媒介时代要用更多的媒介形式来宣传,所以作了一个假设,能不能通过更生动的形象把盐文化传下来,传承得更广泛一些。目前,作品的体例、作品的方式、作品的语言描写,都为以后的多媒介延伸提供了很好的资料。

重庆市作协原副主席刘运勇的发言

散文无论是写历史散文也好、文化散文也好,叙事散文也好,描写占的分量还应该更多。所谓描写,就是对人物、对景色还应该有更多内容。如果这部书在论文和散文中取舍,我认为还偏重论文,散文的元素还少了一点。如果能够再版的话还要从这些方面多加考虑。

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重庆市作协会员、市评协会员钱昀的发言

去年在陕西西安一起参加第八届西部散文论坛,唐文龙代表重庆散文学会发言,“散说巫文化思维对散文创作的影响”的命题震惊了当场的很多散文作家。把巫文化的思维融入到散文里,我觉得是他的一种贡献。《巫盐天下》这本书出来以后,相当于就把他巫文化的思维融入到了散文创作中,这本书我觉得很好。

华龙网“鸣家”栏目负责人、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郭琳的发言

作品的初稿我就看了,前面几句话就把我带进去了。感觉文龙就像巫溪盐泉的一只蝴蝶把我们带到了巫溪,来了解这个故事,这是一本虚实结合的散文作品。文龙他还是巫溪的一块晶莹剔透的石头,非常谦虚、安静、温文尔雅,他是很包容的,不管大家说什么,往河里去扔什么东西砸他一下,他还是很谦虚地去写,这是我们对一个作家最应该保护的地方。他不是一个沽名钓誉、沾沾自喜、扬扬自得的人,真的要去鼓励他。重庆的大咖们聚在一起谈《巫盐天下》,就证明我们在尊重这段历史,在尊重我们过去的一些东西,需要我们一起去把它揭示出来。

重庆出版集团副总经理李炳仁的发言

大家都说得比较多了,而且观点也很清楚,今天我作为这本书的生产方,很高兴百家争鸣,我们出版集团出这本书有几个价值考量,刚才王书记已经谈到了学术价值,从我们专业来说就是出版价值,我们出版集团有一套系统和评估标准,他是远远超过评估价值的。

最后一个价值就是IP价值,刚才谈到了多媒体,我们也有一个具体的想法,想把这本书的传播效用发挥出来,我们重庆出版集团本来就成立了影视文化中心,现在我们的转型发展的很重要方向就是IP战略。文龙的这个作品有IP开发的基础,可以拍一部纪录片,因为它神秘悠远很吸引人,而且在中华文明发展史上的重要性不可小。另外,还可以以这个为基础拍一部电影,在文旅融合背景下就可以去做这个。

客观来说我认为有三个作用:第一,证名的作用。原来说到巫文化就是巫山,因为巫溪比较偏远,这本书的出版就是为巫溪证名;第二抢救作用。因为三峡工程完工以后,实际上很多文化遗迹被淹没了,虽然说巫盐古道多数还在,但巫文化的遗迹很多淹没在下面了,这还有一个抢救的作用。第三出版作用。因为重庆有很多好的文化现象,但没有去挖掘、没有去整理。所以文龙这个东西有IP的基础,我们出版集团从八几年开始就研究巴渝文化,我们出版社1989年出了一本书就叫《巴渝文化》,迄今30年,我们一直在以这种特殊形式在参与重庆文化的建设,我想在座各位,包括作协和文联也希望和你们进行合作,谢谢大家!

重庆市文联副主席、市作协副主席、市评协主席、重庆师范大学教授,研讨会主持人周晓风作研讨总结发言

读了以后印象很深,有两点:

第一,作品的题材是一个大题材,这个作品应该是一个大格局。大题材是因为食盐是民生的重要组成部分,而盐在人类的生存繁衍发展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并且这个作用还有待进一步挖掘,所以这是一个大题材,盐是民生、是人的喜怒哀乐、生存发展。我理解这本书现在用散文的形式,负载这么多功能、这么多内容、这么多情感,涉及到政治的、军事的、历史的、宗教的、学术的等等,令人目不暇给,非常丰盛。文龙写这部著作我觉得还是很难,这个题材对作者、对读者都提出了很多思考,比如面对如此重大的格局,如何处理好虚构性和非虚构性?作为一个文化人文化情怀的自由表达跟作为一个体制内工作,对咱们文化宣传的一种责任,如何调整这个问题?写巫盐究竟把它作为一个历史故事来写,还是把它作为学术来探讨,还是写人的命运,写巫溪人的命运,这个很难选择,很难协调统一得比较好。我就想在理解这个大格局、大题材,包含如此丰富的内容,实在是很难把握、很难驾驭、很难选择,所以我们还应该进一步去理解这本书。专家们对这本书成功的地方、不足的地方,给了一些真知灼见和建议,我想对文龙以后的创作发展会有好处。

第二,这本书在写作上有一个突出的特点,就是跨文体。首先这本书是涉及到写历史,还是写学术、还是文学题材,这就是一个大跨度的问题。在文学当中又涉及到叙事的散文、民间的故事,还有诗歌的部分内容,文学的发展过程中由一个笼统的东西到划分,到现在又有一个趋势,就是在细分过程中又有一种融合和跨界,对于新时期的文学发展以来是一个特点。暨南大学有位教授最近编了一本书,专门研究了跨文体写作,那么怎么把文体的特征,是当做历史散文来写、学术随笔来写还是抒情散文来写,这是需要琢磨的。刚才大家提到了感觉引用的学术资料很多,好处是宣传咱们巫溪,但是文学要打动人是情感,把这些历史资料、学术资料怎么运用,的确在跨文体写作里需要考究。但如果要写成学术的资料,在学术上还有更高的要求。如果当做历史散文来写,在可靠性方面还要进一步探究。所以题材怎么把握需要进一步探讨,从《巫盐天下》作品的文体角度来说,美学的规范和定位来讲更像是一种历史文化散文,但里面如何把握文体的基本定位,然后把大格局、大题材处理好,是个问题。我觉得大家提出的问题都有助于作者。

总之,这本书是重庆文学界一件很重要的作品,研究的问题比解决的问题多,恰好这也说明了可读性很强,能引起我们的关注和兴趣很重要,结论是次要的。所以今天我觉得这两点收获很大,相信作者收获也很大。

研讨会上,中共巫溪县委副书记陈奎发表了致辞,市委宣传部副巡视员钱陵,市文联原党组书记、副主席王超发表了讲话。


日期:2019-8-13 | 发布者:周小波

用户登录

金沙手机app网址